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動態 >會展資訊 >人們為什麽要開會:兩種網絡與兩種社會資本
人們為什麽要開會:兩種網絡與兩種社會資本
更新時間:2019-05-13 09:48  作者:  點擊次數:83

一、人們為什麽要開會?有社交的、有獲得新知識、有銷售的原因。其中獲得新的知識、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本身就是與創新相關。因此,會議承擔了創新的聚合平台的作用。

那麽,同樣是開會,同樣是創新,為什麽人們除了在內部開會更需要參加外麵的會議呢?

為了把這個問題搞清楚,今天結合從五一假期期間閱讀的三本書中獲得的啟示,做一個簡單的紛享。

這三本書分別是:蒂姆·哈福德的《混亂》,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的《鏈接》,再就是E.M.羅傑斯《創新的擴散》,三本書均是作者的代表作。

 

三本書的共同點都談到了創新、網絡、鏈接,隻不過出發點不同,但殊途同歸,為解釋了一個複雜世界幾個簡單的規律。

作為會展人讀書會的成員之一(此處植入硬廣),我推薦會議人不妨也看看這三本書,想必都有很好的心得體會,因為會議本身就是與創新、網絡、鏈接息息相關。

我曾在《會議活動中的3種資本和3種人》中總結出了一個規律:會議中必須有三種人,對應著三種資本,即社會資本、商業資本、知識資本。這3種資本與3種人都是創新的網絡,扮演著重要的作用。

在《混亂》這本書中,作者蒂姆·哈福德又更進一步將社會資本分為兩類:整合型社會資本與鏈合型社會資本。

所謂整合型社會資本主要是指聚焦團隊內部成員之間的為了共同的目標,全身心投入,而必須建立的團結、凝聚、互信的社會資本。內部開的所有的會議、團建活動等本質上都是建立整合型社會資本。

所謂鏈合型社會資本是說,一個團隊內的成員與另外團隊的成員建立合作與互信關係,或團隊與團隊之間建立合作、協作關係所必須獲得的社會資本。

蒂姆·哈福德進一步指出,盡管聚合型社會資本是企業常態,但二者不可偏廢,尤其是在創新的過程之中,那些能夠獲得一個又一個成功的團隊就是特別能夠獲得鏈合型社會資本的團隊。但是鏈合更難,因為不同人和不同團隊之間更容易造成衝突、衝擊、很容易散架、但也正因為此,能夠帶來創新,前提是建立鏈合型社會資本(即建立不同團隊之間的協作的信任)。

蒂姆·哈福德在第二章開篇甚至提出:和諧讓一個團隊一事無成,而矛盾讓一個團隊碩果累累。

介紹完了《混亂》,再看看E.M.羅傑斯《創新的擴散》。

E.M.羅傑斯從計算鏈接關係開始:一個團隊和係統內的鏈接關係數量=N(N-1)/2,其中N是團隊成員的數量。舉例而言,一個3人的團隊有3種鏈接關係,一個5人團隊有10種關係……

E.M.羅傑斯進一步提出兩種人際關係的鏈接方式:互鎖式人際網絡和輻射式人際網絡。

 

所謂互鎖式人際網絡是指一個團體內所有成員之間均兩兩認識。

所謂輻射式人際網絡是指,一個互鎖式群體內部分中心人員又同時與其他互鎖式網絡有鏈接。

盡管輻射式人際網絡不如互鎖式人際網絡這樣的聯係緊密,但是輻射式網絡更開放,更包容,外延性更強,具有外生性,而互鎖式網絡具有內生性。

然後,作者認為,在創新的擴散之中,需要輻射型的人際網絡。

看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禁大吃一驚,原來:兩位作者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創新。

蒂姆·哈福德提出了:整合型社會資本與鏈合型社會資本,強調了鏈合型社會資本的重要性;

E.M.羅傑斯提出了:互鎖式人際網絡和輻射式人際網絡,強調了輻射型人際關係的重要性。

再仔細看看,難道整合型社會資本不就對應了互鎖式人際網絡,而鏈合型社會資本不就對應了輻射式人際網絡了嗎?

 

這就回答了在本文提出的一個問題:同樣是開會,同樣是創新,為什麽人們除了在內部開會更需要參加外麵的會議呢?

因為,內部的會議是聚集整合型社會資本,內部關係不就對應了互鎖式人際網絡嗎?而外部的會議對應的是鏈合型社會資本,對應的是輻射式人際關係。

因此在創新的過程之中,鏈合型社會關係和輻射型人際網絡至關重要,這就是人們為什麽需要參加外部會議的原因。

寫到這兒,德國物理學家克勞修斯忽然對我哈哈大笑,他說,“有才老弟,你寫了千把字,我用一個字、一個定律就能解釋清楚啊。這個字就是“熵”,這個定律就是熱力學第二定律,就是說任何一個孤立而封閉的係統最終會達到平衡態,最終是熱寂(死亡)。所以,為了避免死亡,係統之間需要交流,人們需要開會啊。”

這時,薛定諤插話說,“可不是嗎,我早就在《生命是什麽》中提出了生命的本質就是持續吸收負熵的能力,不能從外界獲取負熵就是等死啊,所以人們需要交流和開會。”

看我一臉懵逼,朱熹老先生說,“我的物理沒有他們兩個好,但是對於開放的理解的智慧就在於“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薛老弟說的封閉係統現象不就是東坡先生說的,不識廬山真麵目,隻緣身在此山中嗎?”。

二、看我驚魂未定,馬克·格蘭諾維特忽然插了一句話,“其實,早在1973年,我就提出了“弱連接理論”,我當時就認為,緊密相連的社會關係反倒沒有相對薄弱的社會關係更能發揮作用。因為,同在一個圈子裏,信息趨同,趣味趨同,未必能給彼此帶來新的機會和碰撞。”

聽到了社會學家馬克·格蘭諾維特的插話,我感歎道,原來鏈合型社會資本、輻射式人際網絡與弱連接這三者密不可分啊,難怪創新離不開開會,尤其是圈子之外的人的互動呢。

但是,說的容易,做起來很難啊,尤其是為什麽一定要與圈子之外的人進行聯係呢?

正當我苦惱的時候?沃爾特.白哲特發話了,他說,“有才老弟,別著急,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必然殊途同歸的,很多現象必然要用不同的學科知識來加以解釋。但是人們喜歡躲在自己的舒適區太久以至於不敢走出去。我在《物理學與政治》中觀察到,從人類的本性來說,接受新觀念意味著巨大的痛苦。因為新觀念很可能使你發現,你最崇尚的觀念原來是錯誤的,你一直堅守的信條原來毫無根據……理所當然,社會內的普通成員憎惡新觀念,而且或多或少對那些引入新觀念的創新者抱有一種惡意。”他咳嗽了一聲,繼續說,這就需要你們會議人搭建好的平台,讓創新的思想在不同群體之間交流,碰撞火花。

E.M.羅傑斯提醒我說,不要扯得遠了,還是回到《創新的擴散》吧。

於是,我發現,E.M.羅傑斯在他的《創新的擴散》中提出了創新代理人的概念。

我忽然恍然大悟,原來會議人其實就是創新代理人,會議人搭建一個橋梁,讓創新者的想法找到買家,獲得擴散,讓創新得以實現價值。因此,一個合格的會議人必須是創新代理人。在《創新的擴散》中,羅傑斯,對合格的創新代理人提出了要求:如,擔任連接者的角色,角色還必須是連續性的:以客戶為導向,適應客戶需求,具有移情能力,作為輿論引領者,幫助客戶發現創新的需要、與客戶建立信息交流關係、問題診斷、激發客戶對創新的意願、將客戶的意願轉化為行動、防止創新的間斷,確保創新順利實施、確立最終關係,實現目標。

作為一名會議人,就是一名創新代理人,他自己以及自己的平台對於連接的對象而言就是一個弱連接,但是這個弱連接平台具有創造鏈合型社交資本以輻射性人際網絡的能力。

寫到這兒,約瑟芬·克萊因補充道:“不同的人因不同的思想觀念歸屬於不同的社會團體,而特定的社會團體的成員往往具有特定的思想觀念。團體觀念往往比個人觀念更容易被改變”(《集體工作者:協商與決策的社會心理學》)。E.M.羅傑斯說:多數情況下,隻有組織采納了一個新觀念之後,組織裏的個人才能容易采納。所以,組織內部要創新,必須與外部尋找源頭和動因,帶動組織內部的個體,所以企業既需要參加外部的會議,也需要組織內部的協商和溝通——會議是改變人的行為和認知的工具!

三、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是研究複雜網絡的集大成者,他的《鏈接》就是對各種網絡進行了研究,在此不在一一解釋。但他也無一例外的提到了,網絡的真正中心位置屬於那些在多個大圈子都有位子的節點,正如達芬奇不僅是一位藝術家,還是一位科學家,他有好幾類朋友,因此他才是創新的樞紐。在《混亂》一書中,對科學研究的創新也做了相應的研究——那些更容易建立不同的研究關係,切換不同研究課題的科學家比單一領域科學家更容易取得豐碩的成功。

對於會議人而言,看完本文,也許您會得到一點點感想:比如:

·會議人就是創新代理人

·會議平台就是創新平台

·會議必須聚合不同類別的人

·內部的會議頻次高,但外部的會議更利於創新

·鏈合型社會資本、輻射性人際關係與弱連接與會議的價值

·網絡是複雜的,節點的是關鍵的,關鍵節點就是能同時進入好幾個圈子

如何利用會議進行創新,如何做好創新代理人卻是一個永恒的話題。

寫到最後,我不禁想起人,人體為什麽是碳基而不是矽基?

因為,碳原子既能形成整合型鏈接(碳原子與碳原子之間的連接),又能形成鏈合型鏈接(碳原子與氧原子、氮原子等不同原子之間形成連接),因為碳原子既團結又活潑,愛社交,又忠心。所以,矽原子不可能成為生命的主題。

作為一個會議人,也要學會交結不同類別的朋友和團體,才有機會作為創新代理人。


上一篇: 8+5滬浙會展名師聚海島,會長+老總名家建言助玉環
下一篇: 今天,五大亮點“閃耀”這場峰會盛宴